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紫阳帝尊 第137章:笔落山出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2:54

紫阳帝尊 第137章:笔落山出

先前还对林画这张猛虎图赞不绝口的众人,此刻,全都吐槽起这张猛虎图来。

有人指着老虎的眼睛说,这老虎的眼睛怎么是斗鸡眼?又有人指着老虎的屁股说,你们看老虎的屁股上少了一簇毛,一定是喂养老虎的人经常鞭打老虎,谁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全都在指出画中的一处处缺点。

林画气得脸色铁青,如果不是顾及到自己身份,他早就对这这群有眼无珠的混蛋们发飙了。

“该死!都怪林毅这个混蛋!把我的猛虎图贬得一文不值,气死我了!”林画呼吸变得粗重,望着林毅的目光几乎能喷出火来。

宋丹书也是气急败坏,他拉着林画来丹青阁的目的是为了折辱林毅,没想到林毅没折辱成,反倒被林毅将了军。气得他眼珠都红了。

最终,还是林浊出来为林画解围。

“好了好了,众位师兄弟,大家都口下留情吧。玉寒师弟这幅猛虎下山图虽不是什么上乘之作,但贵在用心,还望大家口下留情,口下留情。”

众人无论如何都要给林浊几分薄面,毕竟人家是地主。

林画望着林毅,心思一转,忽然心生一条毒计。

“哈哈,林毅师弟评论的实在是太好了,我林玉寒实在是感觉惭愧,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的画功已经登堂入室

紫阳帝尊  第137章:笔落山出

,没想到今日被林毅师弟一番评论,我才发觉原来自己一直是在坐井观天,说来惭愧,惭愧至极。”

林画这么一自嘲,众人声斥之声顿时戛然而止,哪怕窃窃私语也消失了。

林画看到众人神态,心中略微得意,他一脸诚恳的对林毅一抱拳,道:“林毅师弟既然能够评判出我的猛虎图有如此多败笔,想来林毅师弟一定精通此道了。不如由你来给大家画一幅猛虎下山图怎么样?”

林画话锋一转,对众人大声说道:“大家说怎么样?”

“好呀,我们都很期待。”宋丹书第一个出声附和道。

“对,让林毅给大家画一幅猛虎下山图,看看他到底能化成何等模样。”

“对,让林毅画!”

“让林毅画!”

携众人之势把球又踢给了林毅,林画心中无比得意,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林毅,笑问道:“林毅师弟,你看看,大家的情绪多高涨,大家都在等着你给大家画猛虎呢,对了还有山峰,你可千万不要像我,把群山画成假山哟。”

林毅心中冷冷一笑,心中暗道:“想将我的军,门都没有!”

林浊也是目光灼灼望向林毅,因为刚才林毅对林玉寒的猛虎下山图,评价的实在是太细致,太到位了。其毒辣的眼光堪比一品鉴画大师,所以他想看看林毅到底是不是光说不练的假把式。

面对众人期待的目光,林毅点了点头,有些勉为其难的说道:“好吧,既然林画师兄有此提议,大家又都想看,我就勉为其难,为大家画一幅,不过,如果画不好,还望大家不要见笑。”

“没啥,你画不了老虎,画只猫给我们乐呵呵也挺好。”宋丹书嘿嘿一笑,说道。

“是呀,画只猫也行,画只狗也可以,不过一定要画上一只耗子,呵呵,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对不对呀林毅?”

讲话如此刻薄之人,是宋丹书的一个小伙伴,昨日考核时,他两战全负,连一百五十名都没进入,于是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发在了林毅等人身上,他觉得是林毅的出现给他带了坏运气。

林毅冷冷看了他一眼,并没给与理会,这时,林浊命人取来笔墨和画纸,在长桌上铺开,他亲自为林毅研磨。

林毅绕道桌前,众人纷纷给他让路,来到桌前后,林毅并没有急着提笔作画,他揉了揉肩膀,放松了一下两条手臂,舒缓了一下两只手。

林画看到林毅的举动,顿时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这家伙这是要做什么?不过是做幅画而已,用得着如此故作姿态吗?”

宋丹书对林毅的举动嗤之以鼻,他嘲笑道:“林毅,你至于如此故作姿态吗?不过是画一幅猛虎下山图,又不是让你上战场。”

谁知,林毅对着他淡然一笑,道:“确实只是一幅画,但却要报上战场的心态去画。”

话一说完,林毅目光陡然变得无比锐利。

抬手抓起毛笔,在墨锭里轻轻一蘸,林毅龙飞凤舞般在画纸上一笔挥过。

眨眼间,一片绵延群山跃然纸上,群山巍峨,山林静谧,飞瀑流泉,鸟语花香,一股威严、生动之感立即迎面扑来。

众人只是看了一眼,便变得痴了。

略略几笔,勾勒而出得山水、林木、花鸟之轮廓居然如此传神。

群山密林画完,林毅忽然将笔搁于笔架上,只见他脸色一阵苍白,好似那略略几笔,便耗去了他太多的精气神。

楼阁里一片安静,众人连呼吸都忘记了,所有人全都沉浸在林毅勾勒而出的群峰意境之中。

片刻之后。

林画冷笑一声,道:“一幅群山图而已,不过如此。”

虽然明知林毅这幅群山图,比之自己画中之山峰强百倍,但林画心中无论如何都不愿接受这一事实。

宋丹书跟着附和道:“确实不过如此,对了,林毅你怎么把笔放下了?只画了群山你的猛虎呢?你不会告诉我们你的猛虎藏在群山里吧?”

林毅平缓了一下呼吸,淡然说道:“不急,绘画是个精细活,怎可一蹴而就,待我精神养足,画一头猛虎给你看。”

“好呀,我等着。”宋丹书趾高气扬道。

他觉得林毅只不过是在装腔作势,博取众人同情,不过是幅画而已,你看看他还一脸苍白之色,演技还挺不错。

可是,林毅这一番举动看在林浊眼中,却又另当别论。忽然间,他想起了阁主大人,他也曾有幸在侧伺候着阁主大人作画,他清楚的记得,阁主大人作画之前,都要静气凝神,待精气神达到最巅峰时,放挥笔作画。而每次做完画,阁主大人都会闭目养神许久。

反观林毅小小年纪,怎么也会有此举动?林浊心中满是疑惑,不由得他的目光全都倾注在林毅身上。

襄樊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襄樊治疗睾丸炎方法
襄樊治疗睾丸炎费用
襄樊治疗睾丸炎医院
襄樊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