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进击的小仙军团第20章男人该有血性

发布时间:2020-01-29 23:29:49

进击的小仙军团 第20章 男人,该有血性!

“来,起来吧。”说话间牧歌伸手,就想要将她搀扶起来,没想到她却甩了甩手臂摇晃着小脑袋,不愿站起。

牧歌疑惑;“怎么了?放心,哥哥真的不是坏人。”

面对牧歌明亮有神的眼睛,小丫头心中泛起一阵莫名的心慌,掩藏在心底的深深自卑感,让她下意识的低头躲避。

“真的,哥哥真不是坏人。”

小丫头依旧没有说话,却慢慢的抬起手臂,指着牧歌脚下的铁杯子,示意他施舍一些钱,如果你不是坏人的话。

此时,过往的路人中传来话语声;“小伙子,你不要管她,她可是这里的常客,我们都习惯了。”

牧歌没有理会耳边的话语,先不说小丫头是他千方百计寻找的转世神仙,见到这种事情,难道还能无动于衷吗?天天在这里跪着又怎么样?这也能习惯?那你丫的天天还都要吃饭呢。

当然了,对于某些有手有脚的成年乞丐,牧歌也会表现的十分冷漠,明明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却偏偏想要不劳而获,老子的钱又不是蹲坑时捡来的,凭什么给你啊!

牧歌笑的越发自然,声音也柔和了许多;“小丫头,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好不好?”

小丫头继续低着脑袋,沉默不语。

牧歌心中轻叹,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kfc,起身走了过去。

察觉到眼前的阴影消失了,小丫头悄悄的斜了一眼消失在人海中的背影,继而恢复原来的状态――低着脑袋,看着地面,听着一枚枚落入铁杯中的硬币,默默的计算着。

十分钟后,一阵偶尔经过kfc才闻到过的香气飘来,将她的饥饿感彻底勾起,五脏六腑齐齐呐喊――我要吃,我要吃!

小丫头含着口水没有抬头,因为她明白,那东西不属于自己,下一刻,香味骤然浓郁,一个灰色包装袋闯入了她的视野。

“诺,虽然是垃圾食品,但偶尔吃一点还是可以的,恩,味道也不错,来,趁热吃吧。”

小丫头惊愕的抬起小脑袋,看着去而复返的牧歌,实在不明白这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他与其他人都不一样呢?

“看着我干什么?吃不吃?”牧歌将香辣汉堡凑到她面前。

吃不吃?

小丫头依旧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回答了牧歌的话,她一把夺过汉堡,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咳,咳……”

“来来,这是可乐,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牧歌微笑的递过一杯可乐,后者也没有拒绝,夺过便喝。

“慢慢吃,不急,不够的话我再去给你买。”

小丫头一边吃,一边注视着牧歌,那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的牧歌很是不舒服,什么时候善良、爱心、互助等等正面情感成为了陌生而又遥远的东西,冷漠、凶恶……成为了这个社会的基本印象了。

小丫头很快的就将汉堡消灭完了,正打算舒舒服服的喝上一口冰镇可乐的她停下了动作,在牧歌疑惑的目光中将其小心翼翼的放进身后的破旧背包中。

牧歌不禁问道;“怎么不喝了?”

本以为小丫头还是会沉默,没想到她却开口了;“我吃的太快了,应该留一点给弟弟的。”

“弟弟?你还有弟弟?”牧歌欣喜于她总算是肯开口说话了,继而又有些疑惑,“那你有妈妈和爸爸吗?”

“恩。”小丫头点头。

这下牧歌彻底火了,脸上的笑容猛的消失;“你爸妈怎么回事?为什么忍心让你这样子?”

小丫头的脸上浮现出不解;“为什么不忍心?”

那反问的语气让牧歌愣了愣,仔细的盯着那双灰暗的眸子,似读懂了什么――或许她从未享受过父母之爱,因而无法理解牧歌的话语。

为什么,为什么父母就不忍心自己这样子呢?

“没事,你就可劲的吃喝,不够的话哥哥再去买,你弟弟也有份哦~”

小丫头瞪大了眼睛,惊喜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咯,呵呵,喝吧喝吧。”

闻言,小丫头又小心翼翼的从背包中拿出可乐,瞧了牧歌一眼,继而慢慢的将小嘴凑到习惯上吸了一口,那畅爽的滋味让她犹如猫儿一般舒服的眯起眼睛,十分的享受,如果不是她脸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的话,一定非常的可爱吧。

这些疤痕……牧歌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夜幕降临,临近十一点时,眼看着街道上的行人已经寥寥无几了,小丫头便不再保持着下跪姿势,而是一点点的将腿伸直,两边的膝盖一片淤青,麻到不行。

十几分钟后,正当她打算将铁杯中的硬币倒进背包中的时候,猛的想到背包中还藏着汉堡、鸡肉卷和可乐,于是便停下了动作,改为将铁杯抱在怀中。

走在路上的小丫头依旧低着脑袋,灰暗的眼中倒影着某人的笑脸,她相信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笑脸。

“牧……歌……牧……歌……”她一遍遍的默念着牧歌的名字,舔着嘴角回忆白天吃到的人间美味。

不远处,一双明亮的眼睛静静的注视着她,悄然随行。

牧歌尾随着小丫头穿过国贸大街,继而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繁华不在,进入了一个黑漆漆的破烂小巷中,两边堆满了各种垃圾,许多老鼠肆无忌惮的流窜在道路中间。

远远的,牧歌就听到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见到小丫头吃力的将一个卷闸门稍稍拉起,然而趴下身子爬了进去。

牧歌加快脚步,走到卷闸门前,在没弄清情况之前,他也不好做什么,左右观察了一阵子后,走到卷闸门的左边,透过细小的缝隙,观察里面的情况。

人影没有看到,倒是从右边的盲区传来了一阵对话声。

“弟弟,弟弟怎么不醒呢,是不是生病了,爸爸妈妈,赶快带弟弟去医院看病吧!”

“看什么病?看病不用钱啊!病秧子一个,死了活该,省的拖累我们。”

小丫头哭道;“不要啊,爸爸妈妈,你们带弟弟去看病吧,我有钱,我有很多钱……求求你们带弟弟去看病吧。”

一阵硬币洒落地面的脆响声。

啪――明显的巴掌声!

“死丫头,说起这个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说!你是不是藏私房钱了?最近一个月的钱怎么越来越少了!”

“没有,我没有……带弟弟去看病吧,我保证以后会更努力赚钱的!我会赚好多好多钱的!我保证!”

此时,另一个凶恶的女声忽然响起。

“死丫头,还敢嘴硬!看看这是什么……汉堡包、鸡肉卷还有可乐,啧啧,你的生活倒是挺滋润的嘛,敢骗我们,看我不打死你!”

啪啪!

一阵剧烈的击打声传来,伴随着小丫头的惨叫声;“啊!我没有!我没有!不要打,不要打!我真的没有!啊啊!疼疼疼!不要打,不要打啊!”

听到那惨叫声,想象着小丫头瘦小的身子在拳打脚踢中剧烈颤抖,牧歌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就起来了,作势踹踢卷闸门,便在此时,缝隙中小丫头猛的摔了出来,满脸血痕,嘴角更是溢出了鲜血。

当小丫头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一个凶神恶煞的肥婆随即闯入了视野,只见她抬起大象腿,狠狠的往小丫头的脑袋上踩去,全然不顾她的安危,手里拿着牧歌买的汉堡,一边大口吃一边破口大骂。

“死丫头!翅膀硬了是吧,敢骗我……让你骗我……让你骗我,看我不打死你!治病啊,治病啊,该!不好好赚钱,你弟弟就该病死!”

看着小丫头被踩的头破血流,神情呆滞,似即将昏厥的凄惨模样,牧歌感觉整个人瞬间就爆炸了!

他猛的抬起右脚,狠狠的踹向卷闸门!

轰!

突如其来的巨响声显然吓了肥婆一跳,咒骂声停了下来。

“草你妈比,开门!”她不骂,牧歌可要骂,充满暴戾之气的咆哮声在小巷中回荡。

牧歌明显是关心则乱,下一刻他忽然反应过来,蹲下身子抓住没有反锁的卷闸门,用力的往上一拉。

哗啦啦……砰!

卷闸门重重的撞在顶端,一只脚踩在小丫头脑袋上的肥婆似乎还未从眼前的状况中回过神来,呆愣的望着牧歌。

“吃你妈比啊,那是老子买的!让你吃了吗?!”牧歌几个跨步冲到肥婆面前,先是一巴掌拍飞她手上的汉堡,继而抬起右脚狠踹那将衣服高高撑起的肥肚皮上。

重重摔倒在地的肥婆似终于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事情,只见她不仅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凶狠无比的怒骂起来;“草,哪来的狗杂种,找死是吧!老鬼、秃子,有人来捣乱了!”

其实不用肥婆喊,早在卷闸门拉开的时候,右边小屋子内的两个消瘦男子就转过了视线,或许也是有些惊讶于突然出现的牧歌,以至于没有在第一时间阻止他,任由肥婆被踹翻在地。

牧歌扭头看向小屋子,视线在其中一个男子手中的枕头以及床上一名小男孩身上来回移动了片刻,瞳孔伸缩――他们竟然想要活活憋死小男孩。

畜生!人渣!

“呵呵,哥们哪混的……”三比一啊,站在前方的男子心中大定,叼着一根烟,颇为轻佻的看着牧歌,习惯性的说出那句惯例台词,谁想没等他说完,对方就如同饿狼般扑了过来,抬拳就干!

“混你妈的,老子铜锣湾陈浩南啊傻逼!”

济南在做人流要多少钱
北京前海医院专家号
贵阳癫痫病研究所
北京什么医院治妇科
玉林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