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补天道 七六九 本是天上人,何故落黄泉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5:14

补天道 七六九 本是天上人,何故落黄泉

孟帅在空中疾遁,现在心中还有?莫名――刚刚是怎么了?

正当他做那个高高在上,宛如神明的清明梦时,突然世界破碎,时间轴紊乱,他从神明的状态中恢复,然后陷入了另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

在那种状态下,他被一种奇妙的感觉所包围,周围充满了时机的奥秘,让他在心又专心的状态下有所参悟,有所收获。

如果说在清明梦中,他获得那种主宰时间的能力莫名其妙,只是被梦境赋予,但在后来的参悟中,他是真的有所感悟,从高上的时间规则中偷去了一线奥秘。

接着,他清醒过来,只觉得刚刚梦境也好,参悟也罢,都是梦幻,但又比真实。他所看见的,依旧清晰,所感悟的,依旧扎实。一切所得,都被得到了。

然后,他就有个念头:现在什么时间了?

糟糕!

他所设定的计划,是一环扣一环,时间很紧凑的,根本没有时间浪。他虽然也没呆太长时间,但是感觉也过了好几日。别说好几日,就是几个时辰,他也耽搁不起。

毕竟龙祖不是死的,他会随时发怒,他的怒火若不是孟帅承受,那就要换人承受。或者是拖延时间的虎王,或者是救人的孟会凌。

别说害了孟会凌他万死莫赎,就算是害了虎王,他也必然愧疚。

然而他虽有意识,却觉得身体沉沉的,一根指头都动不了。只觉身处一片黄澄澄的光芒之中,与他对视的,只有空中一只黄金的巨眼,漠然情,眼中的漩涡不住的转动。

好在外面立刻就有了动静,周围的空间粉碎,他掉了出来。

直到此时,他还懵然知。黄金漩涡也好,缠绕上身的龙魂也好,突然孵化的真龙也好,都让他摸不着头脑。不过有一件事他是知道的,因为他一眼看见了龙祖。

“擦,正是出门不利。正撞见这老东西!”

一见到他,孟帅想到了自家的计划,立刻转身就走。他根本没想过和龙祖正面抗衡,至于什么金光护体,宛如神明降世云云,是老龙自己想象,跟孟帅没半点关系。

意料之中,孟帅一动,老龙就追了上来。而且速度如闪电,眨眼之间,已经追上。

擦,这家伙太了!

孟帅和老龙的实力差的太远,别说甩掉,连被追上也是眨眼间的事。他在计划里并没有预料到有这场对面追逐战,因为这也太蠢了。本来他是要隐匿身形,迂回到达目的。没想到陷入这般绝境之中。

不过危机之中,他倒是发现自己的速度比以前上许多,疑惑之余,赫然发现自己竟已经突破到了混元期。

什么时候突破的?

孟帅不明所以,不过他突破混元期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只缺积累,大概在那个空间中积累够了,也就顺势突破了。

一入混元期,速度增加何止十倍,不然以他的水准,早被追上,然而这还是没什么卵用,该追上早晚要追上,不过早晚的事儿。

看来只能发动攻击,阻上一阻了!

孟帅一低头,看手上捧着的那团龙魂,其实他没有认出来那团是什么东西,不过感觉很厉害,扔出去能给龙祖制造不小的麻烦,当下不顾三七二十一要扔过去。

这时,就听有人道:“留着他们。”

孟帅抬头一看,白也凭空出现在前面。

指了指孟帅手中的龙魂,白也道:“这些都是活的龙魂,它们选择了你,你就要善待它们。我去给你阻挡片刻。”

孟帅道:“好,白兄没问题吧?”

白也道:“难说。”说着身子一闪,迎向龙祖的去路。

孟帅答应一声,知道他纵然不敌,也有脱身之法,便即力冲向山下。

白也正和龙祖面对面,龙祖一停,道:“是你?”

他记得这人就是上次突然出现在龙宫里的少年,而且还有个可的来头,现在他想起来,还不由得微微发抖。

白也回答道:“是我。我叫你收手,你不肯听,是不是?”

龙祖咬着牙,道:“这等事情,是说收手就可以收手的么……你,你一定要阻止我?”

白也道:“我希望你自己阻止自己。现在回头,还可以保。”

龙祖脸上肌肉抽动,突然大声吼道:“保个屁!我要你来指点我?你算什么东西?当然,当年你确实了不起,但现在也不过是个丧家之犬!别以为我怕你

补天道  七六九 本是天上人,何故落黄泉

,你给我――”他身子陡然碰撞,背后一头蛟龙的形状隐隐成型――

“去死!”

金色的蛟龙张大了口,从背后飞出,狠狠地咬向白也。

白也左手张开,五指白嫩的手指变黑变长,犹如上升的黑色火舌,不住的搅动着。在他的五指之间,一头头厉鬼嚎叫着飞出,在他身边盘旋飞舞。他的背后,隐隐出现了黑色的大门,大门深处,有森罗的鬼殿,幽幽的长河,以及多啸叫的恶鬼。

龙祖盯着鬼怪,道:“黄泉道?哈哈……哈哈哈!”

仰天长笑,龙祖露出了深深嘲讽的神色:“口口声声拯救宽恕的高士,不也走了黄泉道?当年你何等高高在上?如今堕落到这个地步,还在摆谱呢?你怎么不去死?”

一面吼叫,一面身躯暴涨,周围的空间在他的变形中不稳定的震动着,一道道裂缝布满了四面八方,疯狂的切割着周围的一切。数鬼怪在切割中灰飞烟灭,那扇巍峨的大门也在震动着跟着摇晃,也风中残烛般岌岌可危。

白也神色不变,伸出右手,轻声道:“山野!”

他的手指仿佛握住了一块巨大的绿色翡翠,绿的清澈比的光芒射向四方,一股清比的气氛霎时间弥漫开来。

那是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气息,即使荒漠也能长出绿草,干涸的河流也能再次流淌出清泉,一切的一切,都如何安然祥和。

破碎的空间重焕发了生机,开始自愈,一道道伤口重愈合。空间就如同一个垂死的伤病员,得到了甘露的拯救,从死亡线上挣扎起来。

而另一方面,那些从黄泉来的厉鬼,却似乎没受到这样治愈的影响,反而越发的叫嚣着,往老龙处扑去。

老龙脸色变化,越发的暴怒,吼叫道:“你以为就此为止了么?我是真龙,岂能怕了你――”

一道道金光透体而出,老龙的身躯一丈一丈的暴涨着,皮肤覆盖金鳞,五指变成五爪,头、角纷纷生长,一头金龙正在成型。

那些鬼怪已经扑了上来,一口口撕咬着金鳞,誓要将这庞然大物撕成碎片,然而那金鳞的坚固非同想象,一只只鬼怪扑过来,功而返,反而被缠绕在金鳞上的龙气震成粉末。

老龙狂笑道:“你可以试试,看看到底如何能攻破我的防御。又或者你这样的两道齐发,能坚持多久?以你的修为,能坚持一时三刻就很了不起了吧?”

白也并不回答,表情依旧漠然,只是脸色变得越来越白,白的半透明。

这时,老龙已经完变成了金龙,只是头脸未变,还留着人形。道:“我后问你一遍,让开还是不让开?”

“白兄那边的情形怎么样了?”孟帅隐隐有些担忧。

对于白也的实力,孟帅一向是莫测高深,心存敬畏。但他也知道,白也并非所不能。至少他就曾见过一次白也束手策。那是在大荒中,遇到白蝶散人的时候。对那个老妖怪,白也根本不能抗衡。要不是他师父突然出现,恐怕那次就交代了。从这点来看,白也并非敌,至少还不如水思归。

同样是妖物化人,老龙是蛟龙所化,恐怕不在白蝶散人之下吧?当然白也也成长了,可是究竟能不能力敌,还不一定。

孟帅也知道,白也解决不了的事,他解决不了,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做?事,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赶去朝圣路,做自己要做的那一份。

但愿自己安排的那一手能用得上。

“不行啊,速度还是太慢了。”孟帅有些焦急。突破混元期之后,他的修为是变强了不少,身法也了,但此时再的身法也嫌慢。他总感觉背后有老龙的追赶,如芒在背。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旁边追出,道:“这里来!”

孟帅定睛一看,惊喜道:“老爹。”

来人正是孟会凌

补天道  七六九 本是天上人,何故落黄泉

,向孟帅伸出手去。

孟帅到了近前,急切道:“老爹你来这里做什么?现在用不着,您先离开。”

孟会凌道:“用不着?你以为我是来用这把老骨头给你抗雷的么?”

孟帅赧然,道:“不是?那就好。”

孟会凌哼了一声,道:“也不是不能,只是现在还不用。你不是要去朝圣路么?我带你一程。”

孟帅道:“带我,行么?”

孟会凌一把拉住他,骂道:“混小子,才刚刚进入混元期,就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告诉你,你老子的本领,你还要再追十年。”说罢身子一轻,周身漫起层层云雾,将两人一起包裹起来。

“云龙九现!”

狂风骤起,云气包裹着二人,一路向山下刮去。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口碑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看病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评价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到底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技术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