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陌陌大壮我们不一样爆红全国直播将开辟神曲

发布时间:2019-05-17 02:27:11
清炒沙葛片的做法
分析师反应积极iPhone5还挺不错
三星推FOTA升级能否医治安卓顽疾

导读:硬糖君记忆里的最后1首神曲,应该是2014年筷子兄弟的《小苹果》。而尔后,《我的滑板鞋》虽然也获封“神曲”,但实际传唱度并不高。

洗脑旋律,欲罢不能;闻歌起舞,动次打次。能达到这个药效的歌,我们通常称为神曲。  硬糖君记忆里的最后1首神曲,应该是2014年筷子兄弟的《小苹果》。而此后,《我的滑板鞋》虽然也获封神曲,但实际传唱度其实不高。

神曲已离开我们了吗?楼下的广场舞大妈,似已久不更新曲目。当年的神曲歌手如慕容晓晓、王麟、刀郎、庞龙早已销声匿迹,甚至打出这些名字,都让我们有一种岁月积灰的尘土飞扬之感。

取而代之的,是喊麦界大作《1人饮酒醉》和饭馆街头ktv都在怒吼的《我们不一样》。神曲歌手们的市场地位,迅速被直播主播们取代。不同于盗版音乐碟时代的《两只蝴蝶》、通过彩铃传播的《伤不起》、广场舞大妈最爱的《最炫民族风》,而是通过直播、短视频、社交站实现其爆发式传播和商业成功。依托于移动互联基础设施的新神曲模式,正在突起。

相较于电视和pc互联时代全民传唱的神曲,新神曲具有移动互联娱乐的分众特质:传播更为精准,受众更为垂直。

它们因新工具而生,靠新模式变现。但在骨子里,又延续着当年神曲的传统,前仆后继为我们带来洗脑的旋律、魔性的歌词。爱者赞其真,恶者恨其俗。但是,谁又不会哼两首神曲呢?

神曲的技术流

《我们不一样的》作曲高进,在神曲领域战绩光辉。

《听着情歌流眼泪》《我叫小沈阳》《我的好兄弟》等,皆是传唱一时之作。你可以说你不是这类歌的受众,但却很难说自己从没听过。

高进为其陌陌主播大壮打造的《我们不一样》,延续以往的成功路径,抓准了男性受众对兄弟情的浓厚情绪。看易云音乐上的评论情况,此曲是兵哥哥、毕业生的大杀器。

分析《我们不一样》,我们会发现,今天的神曲,在歌曲本身上其实和过去并没有太多不同。主要有三个特点:一是旋律朗朗上口,二是编曲有劲给力,三是歌词通俗易懂。

在这首歌中,轻盈的舞曲风、配上民族化的旋律,既有够劲儿的动次打次,又十足接地气。神曲普遍是中音歌曲,旋律重复、极易上口。正所谓一遍就会唱,两遍就洗脑:

我们不一样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我们在这里

在这里等你

我们不一样

虽然会经历不同的事情

我们都希望

来生还能相遇

歌词和旋律的循环重复,是成就神曲的关键。基本上听完1遍,再怎样五音不全的听众,也能哼出一句我们不一样。

抓准受众情绪乃至时期情绪,更是神曲的必修课。当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矛盾,已经成为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每个人、特别是草根群体,都在深刻体味着不一样的滋味和奋斗的重量。

这也构成了这首歌的情感内核:梦想的遥不可及、体会过白眼和质疑、被磨平的脾气、但还有可以相互扶持的兄弟、和痴心不改的初心。

图为大壮在直播间演唱,火箭是陌陌上最贵的礼物,价值1888元

这样的歌曲,可能会被一些人嘲为口水歌。但口水歌的市场,正是络时期培养的,它的特质都是由络的特质决定的。人们用最快捷的方式获取最痛快的音乐,而通俗易懂的歌词和普遍共鸣的情绪,总是能击中最多人的柔软之处。

一首歌的奇幻漂流

神曲们总是来势凶猛。略微后知后觉的人,就只能毫无前奏的被投入其爆红的高潮。而追本溯源,几近从没有什么偶然。

最早的神曲,还是由唱片公司操盘。普遍做法是在深圳花钱砸盗版合集,投放到2三线城市,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这些歌曲在农村红起来,随着劳动力进城务工渗透进城市。唱遍大江南北的《两只蝴蝶》,就是因盗版盘而走红。一套盗版盘,可能发上百个版本。如果每一盘里都有同一首歌,这歌就要火了。

随着和络的普及,彩铃、音乐站和门户站、花钱打榜成为神曲的主要推行手段。唱片公司还会和大的渠道如沃尔玛、家乐福、肯德基合作进行公播,乃至将歌曲发给编舞老师,通过广场舞进行宣传。

而伴随着移动互联的兴起,旧式神曲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寂。移动互联兴起之初,、微博、各种音乐app,都呈现出精英阶层引领趣味的倾向。彩虹合唱团、李志、赵雷等中产阶级趣味神曲开始从高向低辐射络。

但随着移动互联的进一步深入和普及,以今日头条、快手、各种直播产品为代表,其外媒:独占游戏虽然还很精彩,但是限时独占才是王道!
大众性、草根性的一面,又开始充分显现,神曲也迅速与时俱进,在《我们不一样》的传播中,短视频、直播平台、社交站都功不可没。

在《我们不一样》这首歌上线前,大壮在陌陌已拥有近60万粉丝。这就意味着,大壮可以不通过传统的音乐渠道,而直接向近60万人首发歌曲并深度互动。粉丝还会成为其传播利器,让没进直播间的人也能听到。在这首歌发布后一个多月的时间,大壮的陌陌粉丝暴涨了近20万。

每天晚上可能有几十万、几百万人观看这个人的表演,你说他是不是一个有号召力的明星,我觉得也算是。我们做大他们的影响力,让他们的商业价值进一步放大,他们一定会成为明星。但他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明星?我觉得那个时候全部娱乐市场环境可能都会变化,也许是新概念的明星。 陌陌副总裁、直播业务总经理贾维曾在接受硬糖君采访时说。

在《我们不一样》的传播中,短视频更是功不可没。这首歌推出后,几近是一夜间,陌陌、快手、抖音、微博总之一切能传播短视频的平台,都能看到我们不一样到有啥不一样,被搞出各种神转折段子。

万箭齐发、且都是大v出手,这显然不是偶然的。这些制作精良的恶搞视频,大多出自专业团队之手,有幕后推手统一运作。神曲在上传播,第一波会有三到五个比较好的版本,都是推手制作的,起个示范效应,带动民的全民参与。

一首神曲,就这样来到我们耳旁。

赡养音乐的,也会改变音乐?

上一代神曲,生于彩铃,死于彩铃。

2006 年福布斯名人榜上内地收入最高的男明星,是庞龙。他当年进账是 1800 万,比范冰冰还高 100 万。他演唱的《两只胡蝶》彩铃下载量单月最高 500 万次,在一年里给公司赚了 2.4 个亿。

您想下载最新的彩铃吗?当年《爱情买卖》推出后,通过站和电台推广了大半年都反响平平,直到他们将彩铃卖给了sp商,才有了铺天盖地的电视广告,也获得了巨大的商业变现。

随着彩铃的式微,神曲不止失去了重要的宣传途径,更关键是失去了变现的手段。作为一桩好生意的神曲,不可避免的沉寂了。直到下一个变现手段的出现直播。

直播一年,大壮在陌陌直播收获了此前难以想象的人气和金钱。商业化一直是近年来困扰音乐产业的顽疾,直播则一开始就找到了良好的付费模式。二者结合,音乐解决了自己的商业化问题,直播则解决了内容质量问题。

而在解决了音乐的商业模式问题后,直播正试图向上游改造音乐本身。

今年6月,陌陌联合BMG、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文娱等国内外音乐集团,发起MOMO音乐计划,称要投入千万资金进军音乐产业,发掘优良潜力新星,并提供一系列文娱明星发展通道,共同打造国内最大的直播造星平台。

陌陌将素人直播上升到造星平台,和直播兴起导致传播媒介的变化,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曾经成为现象级节目的超女。在那次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平民选秀狂欢中,诞生了至今依然活跃在一线的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等人。而如今,陌陌似乎想做互联时期的湖南卫视在直播平台里发掘出新一代的李宇春。

勒索病毒攻击者已“赚”4.2万美元 账户被多国监控

主播其实和超女有很多相似之点占丨你和女神的距离 就差一条优雅半身裙
处,同是粉丝逆向造星的成果,是自下而上产生的偶像。主播们想成名明星,最大的依仗就是他们已经具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在直播平台,其音乐作品很容易就能获得原始关注度。当主播们反复传唱一些歌曲,其洗脑功能也能和广场舞音乐媲美了,因此才会迅速催生出神曲。

一种新工具的诞生,最初总是在解决老问题。但随着不断发展,最终会为整个产业带来变革。90年代电视剧在人们娱乐生活中的主流地位,催生了电视剧歌曲的深入人心;00年代的彩铃当道,让彩铃歌曲风靡一时;今天的直播,会制造出一代直播神曲吗?

红河灯盏花有什么功效
红河灯盏花有什么特点
红河灯盏花作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